执业理念
真诚守信、仗义执言维护您的合法权益是我的人生信条;勤勉尽责、优质高效是我的服务理念。当您把信任给予我的时候,我就是您最忠诚、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律师介绍

  王涛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中银(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投资项目分析师,合伙人,沈阳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辩护委员会委员,民革沈阳市委社会法制委员会委员。   (查看详细)

联系方式

  •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43号一层。
  • 手机:13386839195
  • 邮编:110003
  • 电话:(024)31885666-8021
  • 传真:(024)31885668
  • Email:wangtaolawyer@163.com
           13386839195@163.com
  • 微信:王涛律师
  • 新浪微博:@六股河的风
  • 法律工具

    钓鱼执法暨行政诱惑调查实施原则探析

    时间:2018/12/19 7:59:00信息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佚名点击: 【字体:

    申琳  

    辽宁睿智(营口自贸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行政诱惑调查是针对隐蔽性极强或连续性违法行为,行政机关依据严格的前提基础,通过重现情境或为行为人制造机会的方法诱惑其实施违法行为,在此过程中收集有关证据,弥补普通调查手段不足的一种特殊调查手段。

    行政诱惑调查的具体实施应当以相关原则为指导,本文提出了在具体实施当中的四个基本原则,即最后手段原则、正当目的原则、诱惑适度原则和因果关系检测原则,以提供机会型行政诱惑调查为前提,以四个基本原则为基础,以“黑车”客运为例加以解释,确保在调查中行之有效并保证相关人权益。

    一、坚持最后手段原则

    普通的行政调查手段大多是被动的,一般是违法行为发生后或接到相关举报后国家机关才去调查案件事实并收集相关证据,作为惩处违法行为的法律依据。具体到个案中,介于违法行为方式的隐蔽性和普通调查的障碍,在有些案件中更适合运用积极的调查方式,前提是其他方法无法达到国家机关的预想效果。

    “黑车”客运是一种你情我愿的交易,在没有发生如乘客生命财产受损等事故时是没有受害人的,乘客更不会对此行为去举报、作证和配合调查,而“黑车”则会安然无事的去寻找下一次违法机会,再加上违法行为所使用的车辆与普通车辆无任何区别,加大了调查的困难程度。因此,如果普通调查方式可以有效解决“黑车”客运所带来的表面问题,何必承受着社会压力,在大多数人不理解的声讨中完成诱惑调查呢?

    二、秉承正当目的原则

    该原则作为对行政诱惑调查正当性评价的一个标准,为其提供的机会和条件要在违法意图的正常范围内。因为在提供条件、制造情境的同时,会触碰一些敏感的区域,或多或少对合法权利会造成影响,而对权利的具体影响应针对个案进行具体分析。可以看出,启动此调查的目的必须是正当的,不得为了完成固定的指标或特意针对某些人群而故意实施,更不可以大规模诱惑调查。

    针对特定行为人实施行政诱惑调查是要有前提的,对其怀疑是要有强有力依据的。如果对一个没有怀疑依据或第一次实施违法行为的人采用行政诱惑调查,这绝对不是正当的运用调查权。另外一种情况是产生怀疑的是特定地点,在特定地点中对没有被怀疑的人实施诱惑调查,这也是欠妥的。本人认为对特定违法行为人的合理怀疑是行政诱惑调查的基本条件,一旦允许在被怀疑的特定地点对没有被怀疑的行为人实施行政诱惑调查,侵权的风险大大增加。比如在城乡结合部、地铁出入口或大学校园等“黑车”聚集的地方,如果没有通过严格的前提条件确定被怀疑的行为人就实施诱惑调查,加大调查成本的同时公民权益也会受到侵犯,国家的公信力将严重受损。

    三、明确诱惑适度原则

    诱惑适度原则意味着国家机关与违法行为人在直接接触中的举动要保持与以往基本一致,提供的机会和条件要符合正常思维,严禁提供超出常理的诱惑。也就是说行为人不会因国家机关提供的非常规诱惑而刺激到自己的原本不会作出违法行为的想法。简单而言就是诱惑调查的行为是否与其他行为人在相同情况下做出的行为一样。比如当执法人员对“黑车”客运进行诱惑调查,在向行为人询问价格时提供非常规的诱惑,原本50元费用,行为人并不同意搭载,当执法人员提高到200元甚至1000元的费用时,因价格的不断提高,司机的心理必定会受到冲击。无论该行为人是以“黑车”客运为业的司机还是普通私家车车主,通过提供非常规诱惑使其原本没有违法意图的心理发生改变,该做法都违反诱惑适度原则。

    四、实现因果关系检测原则

    因果关系是一种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在这里可以具体为行政诱惑调查与实施“黑车”客运的行为人之间是否存在这种关系。国家机关不可以为了惩罚违法行为而故意使违法行为发生,典型事例就是上海的“钓鱼执法”,执法人员是单纯为了实现惩罚或完成一定效益指标的目的故意使被钓者实施违法行为,因果关系上产生了错误,这才产生了大众对该执法方式的批判,以此体现出因果关系的重要性。可以看出,这也是评价行政诱惑调查正当性的标准,在考虑国家机关行为是否合理的同时还考虑可能会带来的恶果。在对“黑车”客运的诱惑调查中,最好的方法是通过严格的前提条件确定对行为人的怀疑具有充分的依据,带着合理的目的去实施诱惑行为。

     

    具体到个案中,通过对实际情况的权衡,在避免不当行使权力或错误诱惑的前提下赋予其合理性是必要的。行政诱惑调查作为“追求正义的必要之恶”,在实践中应有限适用,这最终取决于违法行为的特殊性和普通调查方式的缺陷。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