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业理念
真诚守信、仗义执言维护您的合法权益是我的人生信条;勤勉尽责、优质高效是我的服务理念。当您把信任给予我的时候,我就是您最忠诚、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律师介绍

  王涛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中银(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投资项目分析师,合伙人,沈阳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辩护委员会委员,民革沈阳市委社会法制委员会委员。   (查看详细)

联系方式

  •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43号一层。
  • 手机:13386839195
  • 邮编:110003
  • 电话:(024)31885666-8021
  • 传真:(024)31885668
  • Email:wangtaolawyer@163.com
           13386839195@163.com
  • 微信:王涛律师
  • 新浪微博:@六股河的风
  • 法律工具

    朝阳18万,浦东15万,2018年法院数据盘点:欣(shui)欣(shen)向(huo)荣(re)又一年!

    时间:2019/1/9 12:20:44信息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佚名点击: 【字体:

    盘点:

    1.南浦东北朝阳大中国,法院年中收结案数据分析,成果喜(xia)人!

    2.法官减少9万,案件增长300万,人均结案500才能进前15|数据2017

                                                                                        

    2018年过去,又到一年盘点的时候了。去年我们说了说全国牛院,接着又把各省牛院拉出来点了点,今年说什么呢?一时间想不起来重点,有心多琢磨琢磨,却被法眼观察君三天两头催着快写快写,于是匆忙间开工,咱没有总公司权限,拿不到更具体的数据,而总公司又动辄十项纪律N项规定套下来,肆意言论的空间越来越小,所以只能靠梦呓了,先声明:以下数据与总公司无关,也没有违反总公司纪律,所有数字一概精确到千位为止不再往下,大家看看当个谈资就行了,可别拿它当一回事说我妄议公司啊。

     

    2018年全国公司3536家,除去总公司不表,高级公司33(包括某边陲下面的两家分公司),中级公司400整(包括10家海事公司、3家知产公司和魔都金融公司),基层公司3061,另有41家基层公司宣告撤销。作为观察基础,主要是这3061家基层公司和400家中级公司,由于拿不到质效数据,只算了算最直观但不甚科学的结案率,所幸总公司也不再强调自己曾说过的不再以结案率……之类的话语了,经常在公号上放出一些下属公司夸自己结案率达到多少多少的鸡汤文章给大家看,说明这仨字还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标准,不管你愿不愿意,它都在那里摆着,不管总公司规不规定,它都要被各级公司自觉不自觉提起和算计,并以其向外界报告和炫耀。而且2018年各公司的结案率都跟打了鸡血一样蹭蹭蹭往上涨,85%是中位偏低数,结收比更是亮花眼,去年还只有魔都星光闪耀,今年结收比95%以下的已近绝迹,放眼望去超过100的比比皆是——这是什么情况?司改能量大爆发、改革红利集中兑现了么?以前那种拖后公司一大坨的盛景再也不见,看来这改革成功是毋庸置疑了,闲话少说,上图!

     

    朝阳18万,浦东15万,2018年法院数据盘点

     

    首先老规矩,还是来看大牛们,这也是令我们少数人提振工作信心和多数人感到羞愧的数据——你看看人家出的活,是你的几十几百倍,你们这些员额还好意思在这里叫苦叫累,赶紧的,干活去……全国十大牛是这些老面孔:朝浦福海莞,宝天中西金。朝阳接近18万一骑绝尘,甩开榜眼浦东2万3千4百,以一己之力完成全国3千余家公司总成绩的千分之7多,毫无争议荣登状元,照此下去今年整20万毫无悬念啊,今年18,明年20,我看江湖上可以人送朝阳绰号“奔二十”了哈哈。大浦东去年还与朝阳难分伯仲,奈何工作抓得过于出色了,结案率太高导致存货有限,开年先被朝阳家超了1万6旧存,新收又被拉开7千差距,以15万+的成绩拱手让出宇宙第一院宝座,而且这一丢估计就再也拿不回来了。

     

    探花被深圳福田摘走,要说这福田,真可谓是个执行狂魔,总数12万+中竟有6万+执行,而且是立案、结案双5万+全国独此一家别无分号,这个双5万+的概念是:其他公司执行这块立案量过5万的都没有,而人家福田6万+;其他公司执行这块结案量过3万的都已是凤毛麟角,18万状元朝阳才勉勉强强过线4万,而人家福田5万5,就是这么强悍!大数据告诉我们,执行精英在福田,全国执行看福田,各公司搞执行的都应该去福田好好学习经验,看看人家是怎么解决执行难的!

     

    第四是老牌劲旅北京海淀,也是12万+,海法前几天主动晒出了成绩单,让一年下来辛苦整了七八百甚至上千的员额们都出了出镜,本意是好的,但结果很尴尬,被围观群众们狂吐槽怎么都是女的啊,男的呢……是啊,男的呢??海法这是被大家看到了,没看到的各个公司,不都是半边天在唱主角吗?总不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或者公司这个职业的权责环境已留不住需要养家糊口的老爷们了吧……

     

    上十万的就这四大金刚,接下来是南粤军团,东莞宝安天河中山八九万不等分居五至八名,大湾区的总体经济发达程度还是不得不服,加上福田,前十名里正好占据一半。第九名是西城,合并宣武8年后工作量也冲上了8万,几乎是同时合并崇文的东城两倍,怪不得有呼声说要让西城东城再合并呢。要真是再合并了,那数量可就超过海淀与奔二十在帝都形成三足鼎立格局啦,想想都得劲。第十名,郑州金水,中西部地区标杆。众所周知大河南的工资收入水平在全国倒数,金水当然不可能独善其身,近30年工龄的正编制资深职员,混成员外的月薪还不到5千,同资历入额的好点亦只6千1百左右,在这个新一线+全国中心城市里,三个月工资买不来一平米房子,却以仅占全国万分之五的60多个员额撑起了七万六的工作量,年人均收案1200+,结案率还高达88%,不得不对金水致以崇高敬意,无愧其荣获全国公司管理优秀业务单位之称号,当然这成绩背后的东西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假如金水也象海淀那样把自己的员额给晒了,外界对其女性比例的惊呼恐怕就更呵呵了……后面第11到第20乏善可陈没什么可说的,总之就是北上粤轮流坐,直到18名才再次出现了中西部公司的身影,渝北将近6万4,算是给孤独的金水搭了个班。看完了前面的苦逼公司,再来看看后面的幸福公司,如下图:

    朝阳18万,浦东15万,2018年法院数据盘点

    要说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啊,不对比就没有伤害,由于榜尾这些公司的量实在太少,就不再列具体数字了,以免刺激到前面公司里的优秀员额们。可以透露的是,最前面的朝阳公司等于最后面的370多家公司总和,某些公司全年的总量还没有绩优公司里一个普通员额一天的量多……总之会让前20里面的任何一个员额听到后都感受到深深的羡慕。后20具有高度的特色性,9个藏区、5个铁路、4个林区这都18个了,非藏、铁、林的只有三沙群岛和无锡高新。关于这三沙群岛公司,我觉得完全没有配置固定额的必要,可以给全国基层公司的先进额们作为奖赏,分期分批轮流派驻到三沙公司挂职办(liao)案(yang)嘛,以先进额们的功力,来到的第一天抽个把小时就能把所有存案给结了(如果尚有的话),剩余的十几天时间可以优哉游哉尽情欣赏祖国最南端的旖旎风光了,多好!既可以省出宝贵的正编制调配给紧缺公司,又能解决体制内合法褒奖极少极少的弊端,相信每一位接到派驻三沙群岛公司挂职十天半月任务的员额们都会愉快地接受这个光荣任务吧……至于那个无锡高新,实在想不通作为包邮区公司怎么混到这里来了,开始以为是新成立的,百度一查不对啊,2000年成立、130多号人、15个内设机构,怎么看怎么不该是这样的位置,若不是数据系统出了BUG(BUG也不能光把它的成绩给抹了啊,其他家的数看着挺正常的),就是另有重大隐情,元芳,你怎么看?谁知道内情跟个评论说说呗。

     

    朝阳18万,浦东15万,2018年法院数据盘点

    说完了基层公司,再看看中级公司。其实中级公司里也不乏好手,前十里面除了惟一的地级市唐山剑走偏锋以执行逆袭上榜之外,其他省会和国中市公司多是以传统业务带动总数上榜,状元深圳已经在数量上追平了其麾下位列全国基层20的龙岗,虽然中级公司配属的编制普遍比基层多得多,论人均显然与基层没法比,但麾下三公司进入全国前20,体制上又不比帝都魔都可以在一个城市里开多家中级公司将基层强院均衡分布,足以预示着深圳不可能清闲。从收活数量上看,最前面的一个深圳比最后面75家之和还多,即一个深圳中级公司就PK了全国近五分之一的中级公司,看来这中级俱乐部里的忙闲不均局面也不亚于基层俱乐部嘛,呵呵,老方法,三沙中院,拿出来派驻一下?

     

    顺便说说,虽然工作量天壤之别,但各种率各种比却并没有本质差别,老大深圳一年6万多整完了79%,老398甘肃林区的几十个也是这个比例并没有因为量少就轻松完成100%(是不是说漏了什么秘密?),可见公司业务自有其本质规律,到时间了自然会出活,不到时间鞭着赶着也不好搞出来啊,现在的考核,各种比各种率层层加压给一线额,用法语如斯老枉的话说,公司就是个开在森林里的磨坊,这些磨面驴们除了要把面按时磨出来,还得操心发回改磨率、长期未磨率、简易磨法率、磨面直播率、磨面结果上网率、和平磨麦率……等等,真心苦逼啊,咱职责是把动物们送来的麦磨成面这没问题,但送来磨的东西五花八门,其中有一些根本就不是麦好不好?但总磨坊不管这些,磨面登记制,不管是不是麦,都得收下来磨。有部分动物好说话,听你一说送这东西磨不成面,或者因原料变质了磨出来的面也是坏的,就认了,但总有一部分不好说话或者油盐不进的,拿不到面或者对面质不满意就跑到上级磨坊或者总磨坊讨说法,把磨面驴折腾得不要不要的,既强制规定是不是麦都得磨,又不准人家对磨出来的东西提意见,要求把服磨息诉率控制在90%以内,这是什么鬼?另外磨坊的职责还有一项销售,负责把磨出来的面变现成钱交到动物手里,问题这面是定向销售,哪个编号的麦只能由哪个编号的特定买家出钱,当特定买家手头不景气拿不出钞票或者干脆玩消失的时候,销售驴就郁闷了,使出浑身解数也卖不出去变不了现,只好暂时压在手里,压得多了动物们就群情沸腾,不去想为什么自己选上了这么困难的销售对象,而是把矛头指向磨坊,交给你磨的面就得保证给我卖成钱,否则就是打白条,于是总磨坊提出三到五年解决销售难云云,这不今年是收官之年了,全森林的磨坊都豁出去了,各种感天动地的事迹层出不穷,三天两头爆出又有驴倒在销售或者去销售路上的消息,多了以后驴群们也麻木了,除了决意奔腾出去的野驴,剩下的各种埋头苦干自不多说,顶多就是在微信群里发发感慨接着灌鸡汤,要不说这职业就适合女驴来干呢……扯远了,感兴趣的自行去找老枉的驴说系列看去,咱接着说公司,今年执行这么热火朝天,注定要在公司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来看看执行涨幅榜吧,如下图:

     

    朝阳18万,浦东15万,2018年法院数据盘点

    鉴于执行这块业务在中级公司里走不上量,象唐山那样的异类着实不多,咱主要还是看基层公司的吧。前20名里鲁豫一家亲,5+6占据过半,增幅少的郑州航空港也有74%,多的寿光高达183%,翻了近三倍。虽然绝对数量看上去没有传统业务那么多,但各个公司承担的执行任务基本是和其员额配置相当的,象这样两倍三倍的翻,不好承受哇。对以上这些公司深深地表示下同情,适逢今年解决执行难,也不知道以上公司是怎么消化这些暴涨的执行任务的,加班加点那是自不用提,抽调了多少人员去加强执行一线?某公司的执行人员膨胀到了空前的300+敢不敢拿出来说说?貌似前不久总公司在迎检通知里要求各公司在评估后不减人、继续好好弄,心疼这些公司啊,怎么办?怎么办?

     

    执行不好办,传统业务那边同样也不好办,基层公司净增榜如下:

     

    朝阳18万,浦东15万,2018年法院数据盘点

    前20名增量从25000多到9000不等,可别看着这张表的数字单位变成万不显眼了,那每一个数字后面都是可以装满一屋子的卷宗!福田这2018执行狂魔自不必说,天河是2017年的执行狂魔大家应该还有印象吧,2018虽然没有开挂的福田疯狂,但1.3万多的执行增量也足以保证其占据总增量次席了。第三是朝阳,宇宙院的基数在那里摆着,奔二十的绰号也不是白叫的,随便涨个10%就是2万+,2019年我们拭目以待的就是20万将于几月几日诞生。第四这个湖南的攸县不知道什么来头,以不到1万的基数猛然暴涨到近3万,非常非常的不科学,莫非是收了堆超大规模的集团?后面这些脸熟的大公司增量上万也都算说得过去,重点应该关注一下杭州互联网,2017年才1千多,2018年已然是近1万3,翻了6倍多,这等增速远非传统公司所能达到,2019年要是再翻个几倍,那情景可真是美如画,不知道预留的编制够不够用?刚选调完人员又该忙着选调了吧?美女院长做好应付猛增局面准备了吗?最后让我们看看基层公司传统业务增幅榜:

     

    朝阳18万,浦东15万,2018年法院数据盘点

    除去刚才说过的杭州互联网和攸县之外,秦皇岛和武汉片区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各有三家公司集体上榜,难道预示着这两个片区将成为2019年经济发展的热土?除此之外连云港经开区看上去也不错,增幅喜人,不由得又让我想起了前面的反面典型无锡高新,同为包邮区公司,差别咋如此之大呢?

     
    文章热词:

    上一篇:中国医改十五年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